当前位置:>> 首页 >> 数字化信息利用与知识产权保护
返回上一层
6.3  合法利用数字信息资源
阅读人数:1098       
  互联网上的海量信息,信息载体的不确定性、网上信息的高度流动性、形态的多样等等,使人眼花缭乱,无所适从,然而对其仔细分析,正本清源,并采取不同的保护措施,就不易造成侵权。网上数字资源,从是否受版权保护的角度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公有信息;二是受版权保护的信息。
 
1、公有领域的信息
  不受版权法保护的作品可视为进入公有领域,成为社会的共同财富,可以自由使用。包括:
  (1) 不适用版权法保护的作品
  世界各国都有将某些作品排除在保护范围之外的制度。我国不适用版权法保护的作品:①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本;②时事新闻;③历法、数表、通用表格和公式。美国有以下几类作品不受版权限制;①1909年的版权条例下,版权人无法“更新”版权的作品;②版权人未使用标记的1989年3月以前的作品,但是此后的作品,无论是否有版权标记,均受版权保护。
  (2)已到保护期限的作品
  我国版权法对一般作品的作者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实行永久保护,而对作者发表权、获酬权等财产权利的保护期限为作者有生之年及死后50年。因此对外国古典作品的翻译,对中国古籍的整理、注释、汇编、复制等,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可以进行。
  (3) 超出地域制约的作品
  1993年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为特定目的使用外国作品特定复制本的通知》,严格限制对外国作品的复制,但这种限制仅及于《伯尔尼公约》成员国的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
 
2、受版权保护的信息
  对作品非营利目的的使用若符合合理使用原则,则不需版权人授权,也不需支付许可使用费,否则需依法取得版权人授权并支付使用费;若符合法定许可或强制许可制度,则不需版权人授权但需支付费用。
  (1)受版权保护但符合合理使用原则
  判别作品的合理使用标准有四项:
  ①使用的目的和性质。即是否为商业目的而使用,是否具有商业性质。为评论、新闻报道、教学或科学研究使用作品为合理使用。
  ②作品的性质。不同类型作品的版权利用形式不同,使用合理与否的界限也不同。若作品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如畅销书或电影,那么对其使用的限制较严格。
  ③被使用部分的数量和性质。采用作品的非实质部分,且数量很少,才属合理使用。
  ④潜在的市场效果与作品的市场价值。即使用行为对作品的潜在市场价值有无重大不利影响,使用不能大幅度削减创作者或出版者对其作品在商业销售中的营利。
  我国版权法列举了合理使用的十二种情况,以下几种适用于图书情报机构:
  ①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②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③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翻译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供教学或者科研人员使用,但不得出版发行;
  ④图书馆、档案馆、纪念馆、博物馆、美术馆等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复制本馆收藏的作品;
  ⑤对设置或陈列在室外公共场所的艺术作品进行临摹、绘画、摄影、录像。
  图书馆学者主张传统的合理使用标准应延续到IT环境中,但有些细节问题难以把握,因此有学者提出了新的合理使用标准,如美国版权法学者Sigmund Timberg提出的“现代合理使用规则”:
  ①复制者是否属于致力于推动科学、技术和工业进步或处于美国宪法修正案保护的信息和思想传播者的范畴?如果是,则复制者享有合理使用的抗辩以及对抗版权人的复制禁止请求,剩下的问题是使用者应否支付报酬。 
  ②复制者的使用是否对有版权作品的潜在市场或商业价值产生不利的影响,是否给复制者带来实质性利益,是否应出于公平考虑而给予版权人以补偿。这些原则具有参考价值。
  (2)符合法定许可制度
  法定许可是指使用者使用作品不需经版权人许可或同意,只需支付一定数额的法律认为合理的报酬。法定许可仅适用于已发表的作品,且不得侵犯版权人的其他各项人身权与财产权;对于未发表的作品,使用者必须事先征得版权人许可。
  (3)符合强制许可制度
  强制许可又称许可证制度,是指版权人在一定时期内未许可他人使用已发表的作品时,使用人可向政府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过一定程序获得强制许可证,可不经过版权人许可而使用其作品但应向其支付报酬;《伯尔尼公约》、WIP0公约规定了强制许可,我国版权法无强制许可的规定,但作为两大公约的成员国,也应适用强制许可。
  就“翻译权强制许可证”而言,如果公约其他成员国以印刷形式或类似的复制形式出版的作品,从出版起1年后,其版权人没有授权将其作品译成中文出版,则可向国家版权局申请获得将该作品译成中文出版的强制许可证。但只限于教学、学习与研究之用。
  就“复制权强制许可证”而言,作品自出版后满5年,仍旧没有在我国大陆发行,则可以向国家版权局申请复制的强制许可证,复制或出版该作品(包括印刷品,供教学用的视听资料),以供大中小学教学之用。如果使用的是教学、自然科学或技术领域的作品,则上述5年时间缩短为3年;如果使用的是小说、诗歌、戏剧、音乐、美术作品,则上述5年时间延长为7年。
  值得注意的是付款不能替代许可。当复制享有版权的作品时,即使付了款但未经版权人同意,或未获得法定许可证或强制许可证,也不可使用其作品,因为这也涉嫌侵权。只有经许可或支付作品使用转让费,才可使用作品。
  (4)符合默示许可规定。传统媒体若因为要同时发行网络版而须将传统作品上网,可以事先向作者明示作品可能要上网的,稿酬中包括网络使用费,或在网络上使用作品时另付一定费用。作者在此种情况下仍然投稿并愿意被采用,则应当表示同意默示许可。
版权保护是宏观信息控制的组成部分,是信息资源开发的基础。在IT时代,信息用户要培养合法利用现代化信息网络获取信息资源的意识,增强知识产权观念和信息价值观念,使其在正确行使自己权力的同时自觉守法。